走进南昌航空工业城(以下简称“航空城”)崭新的数控机加厂房,目光很难跳过矗立其中的高速五坐标蒙皮精确铣床。这个“巨型”机器运转时发出有规律的“吱吱”铣切声,旁人听着或觉突兀,但对洪都镜像铣团队来说,却是再美妙不过的“乐章”。因为,规律的“吱吱”声背后,是他们共同奋战的无数个日日夜夜。

原标题:航空工业洪都参与C919大飞机研制纪实

  蒙皮镜像铣和“梦之队”

图片 1

  徐明被誉为我国“蒙皮镜像铣第一人”,他带的兵自然也不赖。11人的镜像铣攻关团队有9名“85后”,“别看他们年纪不大,本领却不小。”组长徐明对自己的团队信心满满。

C919飞机部段开铆

  徐明是洪都公司培养成长起来的第一代数控操作和工艺技术专家,致力于高端数控技术研究,先后攻坚完成复杂壁板、成组加工、仿真控制、数控主轴利用率提升等技术难题。攻关队员们称他为“定海神针”。

图片 2

  在C919前机身、中后机身研制中,攻关队承接了各类蒙皮的铣切工作,包括机加领域罕见的铝锂合金厚蒙皮和尺寸超规格的厚蒙皮。攻关任务下来的时候,徐明没有任何推脱,除了一点——攻关队成员他得亲手挑选。来自工艺、维修、操作的拔尖人才组成了徐明的“梦之队”。

图片 3

  其实攻关队还有第12个成员——我国引进的第一台蒙皮镜像铣设备。新设备、新工艺、新材料,这台机器承载了太多:C919大飞机的前机身、中后机身大部段等着蒙皮装配,“猎鹰”高教机的装配升级也指着它。第一次看见这个高大上的“稀有物种”,攻关队员们其实忧大于喜。突然之间就要和它日夜相伴,他们需要缓冲,不光是物理距离,更包含心理距离。可是,距离拉近之后,并不是拨云见日,而是漫长的攻关之路。

C919飞机部件生产现场

  “伙计,好样的!”

2017年5月5日14时,C919大型客机在上海浦东国际机场首飞成功。作为提振民族自信、大国自信的标志性工程,让中国的大飞机飞上蓝天,既是国家的意志,也是全国人民的意志。

  2013年10月,攻关队正式进驻航空城,“那大概是我度过的最寒冷的冬天。”许家明回想起当时的场景,依旧能感觉到几分凉意。那时,正在建设中的航空城水电还未完全开通,空气中有着飞扬的尘土和弥漫的油漆味。攻关队员们顾不上环境的艰苦,就投入到了设备的验收与调试中。

2009年5月26日,航空工业洪都与中国商飞签署了“C919大型客机机体结构供应商理解备忘录”,成为大飞机项目前机身/中后机身两大机体结构部件的唯一供应商。从这一天开始,大飞机的荣耀开始与洪都这个充满历史传奇的航空摇篮企业相映相辉,南昌航空工业城再次开启了新的辉煌创业之路。

  蒙皮精确铣的编程是以CATIA
V5R19为平台进行的,其编程方法为划线编程法,“我们得在四五米长、两三米宽的蒙皮面上做辅助线,最后将辅助线转化为不重复的、等距的刀具轨迹。几百条轨迹划下来,手都抽筋了。”黄晶回想道。她是攻关队里唯一的女生,也是大家的“开心果”。

对标定位文化再造

  “开心果”也有犯愁的时候。因设备调试及蒙皮原材料问题,致使最初加工的6张6毫米厚的铝锂合金蒙皮连续报废。“听到第6张蒙皮报废时机器发出的哐当声,大家的情绪近乎崩溃。”

“十三五”开局之际,是“再创洪都新辉煌”的谋划之期,洪都人以前所未有的开放心态,以战略为导向,在行业规划和用户需求中寻求生存空间,高起点寻求战略定位和产业占位,对标一流,顶层策划。分量最重的,就是以C919机身供应商为牵引,以规划建设南昌航空工业城为支柱,聚焦于打造国家大飞机大型结构件主力生产基地和国际航空转包生产核心生产基地,跻身国际知名机身COE。

  压力大的同时,大家心里都攒着一股劲儿——是问题总有解决的办法。更改材料、优化程序、找成型规律、自行设计保形工装,他们对每一个可能出错的环节进行排错。第7张蒙皮试制成功时,压在攻关队胸口的巨石终于放下了。徐明轻轻拍了拍机床,在心里念叨:“伙计,好样的!”

决策之后的行动,日进千里。南昌东郊,瑶湖之畔,曾是一片荒僻的湖乡野径,总投资300亿元、总占地面积25平方千米的现代化国家航空高技术产业基地——南昌航空工业城,拔地而起。基于满足大型客机研制能力的需求,洪都自筹资金在南昌航空城打造建立了一套能够满足C919研制任务的生产线,建设大部件装配等厂房近20万平方米,购置的大型自动化装配生产线、自动钻铆机器人、蒙皮镜像铣设备以及数控蒙皮滚弯机、喷丸强化机12米阳

  啃硬骨头带来的成长

极化生产线、12米退火实效炉等重大技改条件和设备全部投入使用。

  作为国内首台蒙皮镜像铣设备,其工艺编程技术在国内找不到可借鉴的经验。攻关队员只有投入更多的时间和精力去寻找可能的解决方法。这其中,李响可是一把好手。“他特别能担当,不管什么活儿,到他手里都很让人放心。”队长徐明肯定道。

然而,民机工业底子弱、技术难、风险大,对洪都人来说,这份挑战因受航空产业规划、产品结构特点、科研能力等多方面的局限,变得更加沉重、更加艰难。面对外界的质疑,洪都人选择了直面挑战,以第三次创业为号角,开启能力蝶变之路,突破瓶颈,文化再造。

  因超规蒙皮结构复杂,零件装夹后蒙皮实际外形与理论外形有差别,零件加工按理论外形的数控程序已无法加工,李响和队友们从逆向成型技术入手,编写了蒙皮型面探点后置处理程序。通过探点后,利用CATIA逆向生成蒙皮实际外形,最终解决了厚蒙皮零件实际外形与理论数模外形不符的问题。

从磨合走向融合

  李响和队友还沉下心研究蒙皮零件机械加工工艺技术,包括蒙皮铣面、铣下陷、钻孔、切边等。在研究加工过程中,他们逐步完成了蒙皮加工工艺方案和切削参数表,编制了高速五坐标蒙皮精确铣编程说明书等文件资料,形成了VERICUT仿真模板文件。

在洪都C919研制现场,经常能看到中国商飞派驻的人员蹲点生产现场,双方就关键技术问题进行联合攻关。中国商飞与洪都建立了联合项目团队,成立了联合指挥部,完善生产和装配过程的责任体系,细化基层管理,加强内、外部的沟通协调,提高了项目的运行速度。

  一项项困难的攻克,换来了型号的顺利试制,也换来了大家的快速成长。“虽然说地球缺了谁都照样转,但我这支攻关队却是少了谁都不行。”一个都不能少,是朴实的徐明对队员们的最大赞誉。
(来源:中国航空报 张送萍)

事实上,洪都自承接C919大型客机项目以来,便建立了完备的组织模式,洪都成立了前机身、中后机身工作包行政指挥系统,全力调配各项资源,形成了以航空城为装配基地、以产品实现为导向的项目管理组织模式。但作为机体供应商,洪都的组织模式如何与中国商飞对接,双方团队如何结合各自特点,发挥彼此优势,从磨合走向融合,共同推动项目研制进度,是双方都在逐步探索的问题。

此外,针对关键技术和零件配套等重要问题,洪都组织实施专项关键技术攻关,启动外协工作团队,安排专人在各关键外协供应商处驻厂,第一时间跟进协调各类问题,在关键点上获得事半功倍的效果。

在零件生产配套组织上,现场实施“盯人、盯任务、盯问题、盯产品和文件的落实”的全方位管控办法,零件生产现场服务组和装配现场服务组发挥了重要的枢纽作用。联合指挥部人员协助各生产单位解决生产协调、快速处理、设计沟通联络等各类问题,统一调配,做到关键零件专人跟产,保障关键零件24小时不间断流转。进入装配阶段,联合指挥部提供全天候服务,全面处理技术、质量、工装、配套、紧急放行等方面问题,快速响应。同时,启动装配现场24小时工作制,保障关键站位不间断开铆。为鼓励生产、提高效率,组织现场动员即授旗仪式,为现场工程服务突击队、工装突击队、装配突击队、零件制造突击队授旗,创造良好的生产氛围。

对C919项目来说,中国商飞与洪都分别作为主制造商与供应商,是一个共同体。洪都企业文化的核心价值观是“忠诚、自信、求实、共赢”,“共赢”体现了洪都对客户的尊重与承诺。作为中国商飞的九大机体供应商之一,洪都愿意为中国商飞提供良好的支撑,也希望双方探索“主制造商—供应商”模式,共同推动大飞机项目技术成功、商业成功和市场成功。

艰苦奋斗的日子

如果说研制国产大型客机是集结了国家意志的重大决策,那么,对洪都人来说,这场旷日持久的“战斗”就是一个责任企业对国家最忠诚的表达——明知前路坎坷,仍不止奋勇跋涉的脚步!

过程并不平坦,在技术突破、项目推进的道路上,每一朵绽放的鲜花背后都浸染了无数的风霜;每一个灿烂的笑容之前都积聚了无数的艰辛;每一支团队身后都有着一段关于国产大飞机攻坚克难的故事……

由于大型民用客机高效、长寿命的要求,C919飞机大量采用了新工艺和新材料,其机身结构为典型的浮框连接结构,由蒙皮、角片、长桁、框板等几类零件组成了机身结构的主体外形部分,零件种类多且工艺先进。

在数控机加厂,蒙皮镜像铣切加工、展开蒙皮加工、钛合金琴键铰链加工3个团队带头打响了数控厂的攻坚战。而蒙皮镜像铣切团队成为了当之无愧的前沿领军人。

蒙皮镜像铣切设备是为替代化铣加工而特别设计的,具有对飞机壁板,包括但不局限于机身蒙皮、机尾翼蒙皮等单曲面和双曲面蒙皮零件进行壁厚铣薄的加工能力。洪都引进的蒙皮镜像铣切设备是国内首次应用,是一种新型绿色制造技术。团队成员深入挖掘蒙皮镜像设备的应用能力,攻克设备应用技术难题;通过大量试验,获取了新材料、新工艺、新设备条件下的加工工艺参数;通过对蒙皮结构特征的铣削方式、走刀方式、走刀方向等加工策略进行研究,探索出适用于蒙皮镜像铣加工的走刀策略,实现了飞机蒙皮的精确制造,使我国航空制造技术迈入了飞机蒙皮精确一体化制造领域,推动了我国航空制造技术的发展。

进入装配阶段,洪都商飞作为装配的主体单位,对标世界航空工业先进企业,找准发展定位,引进行业内目前最完整的数字化装配生产线。项目研制采用以数字量传递取代模拟量传递装配协调方法,提高装配制造协调准确度,缩短研制周期。以数字量传递方法进行直接的相关性工艺设计和协调制造,能够减少制造协调环节,控制误差积累,最大限度地保证数字化产品模型数据在传递和使用中的唯一性、一致性,提高工装与零件制造的准确度,从而达到提高装配协调准确度的目的。大型客机项目在自动化装配领域的大胆探索,开辟了全新的新机研制道路,为实现数字化装配的目标迈出了坚实的一步。

自从C919项目启动,自从航空产业塔尖上出现中国身影,我们在技术和体系上的差距,正在以前所未有的速度缩短。在洪都人眼中,对质量的严格就是对国家最大的忠诚。质量不仅仅是一张返修单、一串数据、一项检测,每个细节、每道工序、每项服务都牵系着企业的尊严和荣誉。

洪都精神缔造了光荣的历史,洪都智慧开启了创业新征程。与中国商飞一起同行,航空工业洪都的转型升级之路将更为壮阔。曾经,洪都创造了新中国第一架自制飞机,今天,洪都又投身于中国第一架自己的大飞机。

鸿篇巨制,起于意志,起于精神。航空工业洪都将继续背负荣耀与责任,不辱使命,收获新的精彩!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