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4月8日星期二,数名联邦调查局人质救援队队员在位于佛吉尼亚州匡蒂科的战术武器训练中心,演练了室内近距离作战。2006年3月,美军特种部队突袭了

Land sharks陆上鲨鱼
三角洲在伊拉克的主导地位使这个陆军单位得以深入追踪悬赏100万美元名单上的目标,包括Saddam
Hussein及他的儿子Uday和Qusay,还有伊拉克基地组织头领Abu

图片 12014年4月8日星期二,数名联邦调查局人质救援队队员在位于佛吉尼亚州匡蒂科的战术武器训练中心,演练了室内近距离作战。(华盛顿邮报Matt
McClain摄)**

Land sharks

2006年3月,美军特种部队突袭了位于伊拉克拉马迪市的几幢房屋。两名陆军游骑兵队员在一间房屋内中弹身亡,第三位小组成员被年轻叛乱分子引爆的自杀式背心中的轴承滚珠所伤害,而导致昏迷不醒。

陆上鲨鱼

事后向其中一名阵亡游骑兵队员家属介绍当晚袭击细节时,军官用草图做演示,并用小点在上面标注出士兵的移动状况。“谁?”家属指着问道,“那位用蓝点标记,差点死在自杀袭击者身边的人?”

三角洲在伊拉克的主导地位使这个陆军单位得以深入追踪悬赏100万美元名单上的目标,包括Saddam
Hussein及他的儿子Uday和Qusay,还有伊拉克基地组织头领Abu Musab
al-Zarqawi。而当国家将注意力重新聚焦于阿富汗和巴基斯坦地区后,DEVGRU的耐心将会得到巨大的回报。

一番犹豫后,军官简要地答了三个字:“FBI!”

阿富汗缺乏基础设施,人口密集的城镇,以及平坦的地形,因此JSOC不能像在伊拉克那样开展快节奏的行动。然而,在伊拉克发展起来的革命性的情报收集与勘察技术,结合海豹6队近十年在阿富汗山地的作战经验,,使6队在新形势下更为有效地充当尖刀力量……并最终得以追踪到Bin
Laden。

2001年9月11日那场举世瞩目的袭击,让联邦调查局有了职能上的觉醒,从打击犯罪的机构转型为反恐机构。在伊拉克,阿富汗及世界其它地点打击基地组织及其盟友的秘密行动中,联调局扮演的角色却鲜为人知。

在最低谷时期,JSOC仅仅派遣了30人的DEVGRU打击力量,并由游骑兵负责支援。然而当373特遣队杀回来后,海豹6队开始往阿富汗派遣大批人员。在阿富汗各地分布的恐怖分子和叛乱武装都被作为目标,其中有南边的Mullah
Omar领导的Quetta
Shura塔利班,北边的乌兹别克斯坦伊斯兰运动,以及东部与基地有联系的Lashkar-e-Taiba和哈卡尼网络。

随着阿富汗战争的结束,FBI官员越来越愿意透露,正是由于联调局和联合特种作战司令部之间鲜为人知的微妙关系,使得FBI特工能在伊拉克和阿富汗参与上百次突袭行动。

DEVGRU作为这场战争的中心,在高强度的作战下,其出动的频率在2008年上升了50%,而突袭的次数每年都会增加一倍以上。仅仅在2011年的5月到8月,联军特种部队在4000多次行动中打死1300多名敌人并抓获了1700多。当然,有500次行动是JSOC负责,这些任务“干掉了绝大多数的敌人”。情报以及目标的精确性使得84%的突袭行动都能将首要目标或者二号目标击毙或者抓获。举例来说,就在海豹六队击毙Osama
bin
Laden的那一晚,JSOC的SMU在阿富汗境内还同时发动了13次突袭,干掉9名叛乱武装人员并抓获24人

这种合作关系使双方受益匪浅。JSOC利用FBI的专业技能,从数字媒介和其它材料中搜寻叛乱分子踪迹以及截获阴谋,包括任何针对美国本土的袭击。于此相应地,FBI特工可以收集证据来保证拘留权,确保嫌犯能被送往美国受审。

然而,无视这些苍白的统计数据,在特战人员眼中,他们所做的一切是为了拯救生命而非杀戮。他们通过清除敌人而成为联军常规部队的守护者。回首在伊拉克的行动,DEVGRU也是通过打击恐怖分子网络,消减了IED对联军常规单位的威胁。一级士官Chris
Campbell生前,在他随队去支援游骑兵进攻的路上,作家Eric
Blehm问他作为海豹6队的一员,发挥了什么作用。

据熟悉FBI职责的前任及现任官员说,FBI介入海外军事行动并不被普遍接受。由于特工们发现自己常常处于交火当中,导致一些FBI的官员对国内执法机构派遣人员前往战场的行为表达了不安。

Campbell回复到:“……如果我们可以拯救那些孩子和被暴徒白白杀害在大街上、在车里的普通群众……拯救生命——这就是我对自己工作的看法。这是我工作中最棒的部分,也是我们为之奋斗的目标”在9名德国联邦国防军士兵于2010年早期被杀害后,373特遣队向德军承诺他们将会猎捕为此次袭击负责的那些人。这个承诺后来被迅速兑现。海豹6队可怕而又高效的方式可能给盟友们带来心理上的慰藉,当然这个对敌人的心理影响则是完全相反的。联军的常规步兵知道JSOC晚上会出动打击恐怖分子,可能更容易睡着;而塔利班则因为同样的理由却难以入眠。

Jay
Tabb是在伊拉克受过伤的特工,他作为联邦调查局人质解救队的一名老队员,曾跟随游骑兵队员从“黑鹰”或“支奴干”直升机上机降到拉马迪执行任务。现在的Tabb已经是HRT的队长了,不过就在几个月之前,他又在另一起高风险行动中负伤。

尽管声称自己不仅仅欢迎殉道者但他们实际上就是在寻找这样的人,CNN在2010年12月11日放映的纪录片《深入塔利班Inside
the
Taliban》展示了这群叛乱武装的另一面。在此过程中,纪录片也反映出了DEVGRU将恐惧深深植入了那些叛乱分子心底。一名挪威的电影制片人走进一群塔利班份子,而这群塔利班对联军部队发动“打了就跑”的攻击,并且对报复行动漠不关心。在AC-130独特的盘旋声中一切都改变了,AC130的出现引起了塔利班条件反射式的反应。

在2007年到2008年间担任过巴格达使馆的FBI法律参事James
Davis透露,特工们曾质疑是否应该承担这种任务,并担心有人会因此牺牲。

图片 2

『译注:美国在不少国家的使馆里都设有FBI办公室,比如在北京的那个。但是派遣的特工显然不能以美国国内执法者的身份出现在他国,所以都有个对外宣称的外交身份“legal
attache”,国内外交术语称为“法律参事”。』

AC-130独特的引擎声给恐怖分子带来巨大的心理压力

Davis表示FBI特工时常要与军方并肩战斗参与交火,来抵御叛军的袭击。

有关的部分采访记录如下

“虽然不是每周都参与,但是每月一次很常见。”Davis说道,“令人惊奇的是我们从未有人因此而牺牲。”

ANDERSON
COOPER:Davran一起度过了8天。塔利班在同一地区一遍又一遍地袭击美军。现在来看,似乎该美军反击了。

PAUL REFSDAL :一天下午,一架飞机飞过这片区域,Davran说:“待在房子里”

COOPER:这架飞机一整天都在这里飞行,而Davran一直关注着它

REFSDAL:这里一直有飞机飞过,塔利班一般不担心那些喷气机的声音。但有一架飞机却让他们恐惧。

COOPER:什么样的飞机能吓到他们?

REFSDAL:是一种运输机的声音令他们惊恐。这家飞机装备了很多重机枪,甚至还有榴弹炮。事实上,塔利班知道这种飞机在特种部队执行任务时才会出动。它们负责的是这类任务的空中支援。

COOPER:最后,飞机飞走了,随着夜幕降临Refsdal也睡着了——但并没睡多久。

REFSDAL:午夜时分,我被这种飞机的声音唤醒。我能听到,它们就在附近飞行,正在炮轰山谷。我拿起摄像机去记录下这个声音,突然,Davran过来敲门,说了些什么。他说:“快走,不要管你的东西了,从这里出去,快!”我们找到一个老旧废弃的大棚并在那里睡了一晚上。我们一直能听到交火声。

COOPER:爆炸仍在继续。几小时之后Refsdal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在第二天破晓时分,美军进攻了这一带。山谷下面很安静,Paul
Refsdal从藏身处出来。

REFSDAL:我们很早醒来并回到了Davran的房子。我看到了很不好的事情发生。

COOPER : Davran说,有很多人包括他的{ top lieutenant
},Assad,都死于特种部队的袭击。

REFSDAL:Davran坐在那,其实他哭了,哭得像个孩子,因为他失去了他的二把手,还有,你知道,很多他认识的人。

COOPER:由于害怕自己成为下一个目标,Davran带着家人逃离了。

但是有一部分人则认为这种自然而然的演变是和FBI的职责相一致的。

Impossible

“一段时期里,确实有些人认为我们不该这么做。”随着美军在阿富汗作战任务的减少,前FBI副局长Sean
Joyce是表达这种转变看法的现任与前任官员之一,“不过局长和我并不这么想,我们认为应该御敌于国门之外。”

不可能

1972年,巴勒斯坦恐怖分子在慕尼黑奥运会期间杀害了11名以色列运动员的事件,悲剧般地暴露了德国警方在应对极端绑架者方面的工作能力严重不足。此次袭击也促使其它国家也开始检讨自己的反恐能力,FBI因此而认识到,自己的反应能力和德国人比起来也不过是半斤八两。

无论失去Adam
Brown多么让人心碎——以及其他海豹6队成员在他之前付出的巨大牺牲——都无法让这个单位面对接下来的一场被称为“海豹6队历史上最黑暗的一天”的灾难。2011年8月6日——仅仅在干掉Osama
bin Laden三个月后——国民警卫队一架呼号为Extortion
17的CH-47D支奴干直升机运送快速反应部队前往阿富汗东边的Wardak省执行任务,但途中被敌军RPG击中。这架直升机本身是去堵截在75游骑兵团的进攻中逃脱的塔利班分子,但现在却坠毁了。机上38人全部阵亡,包括30名美军人员。其中22人来自DEVGRU,里面有17人是正牌的DEVGRU队员。这17人正是金色中队里Adam
Brown曾经服役的那支分队。

1983年洛杉矶奥运会前夕,美国人花了十多年功夫才建立起的精锐反恐单位,联邦调查局人质救援队成立了。

图片 3

HRT的首任指挥官Danny
Coulson说:“在陆军特种作战司令部的大本营,北卡罗来纳州布拉格堡,由三角洲队员来训练这些特工,教他们如何破门突入清屋和室内近战。”

Adam Brown生前照片,其事迹后被Eric Blehm整理成《fearless》一书

虽然人质救援队的任务主要是在美国国内,但是他们也会参与追捕海外逃犯的搜捕行动,FBI戏称其为“人身剥夺令”。例如在1987年,FBI特工在CIA的协助下,在黎巴嫩海岸附近的一艘游艇上诱捕了一名劫机嫌犯。

损失如此之多的功勋战士不仅打击了海豹6队,而对于正在为海神之矛行动庆祝的国家而言也是沉重的一击。然而,即使在Extortion
17坠毁事件之前,海豹6队也并非一帆风顺。在这10年不断的冲突中,这个单位已经不止一次面对悲剧降临。对于6队这样的单位,这是无法回避的现实,毕竟他们经常被要求去完成不可能的任务。也许有人说“失败不是可接受的选择”但有时候你根本没得选择。

『译注:把habeas grab翻译“人身剥夺令”是我自己编的,因为要对应habeas
corpus“人身保护令”。这里有个梗,不知道会片面地理解字面意思。“人身保护令”是西方法律术语,在西方国家法律刑事司法实践中,被拘禁的嫌疑人可以向法院申请人身保护令,用来质疑执法机关拘禁方式和时间是否合法,从而可被法院裁定是否可以重获自由。因为这里描述的HRT执法是在海外,被逮捕的嫌犯,人在海外且无法收到美国国内法保护,自然也无法享有和申请人身保护令,有点关塔纳摩的味道,所以FBI会调侃这种海外执法为habeas
grab。』

图片 4

1989年的“雨果”飓风灾害过后,大批HRT队员飞抵维京群岛的圣克罗伊岛帮助恢复秩序。同年,在军方的要求之下,在美军入侵巴拿马之前,HRT曾短暂地部署在那里一段时间。

部分8.6坠机事件遇难者

FBI持续深化着自己和军方的联系,包括和位于弗吉尼亚州Dam
Neck的海军特种作战加强大队里的海豹队员一起训练,以及派遣队员去加州的科罗拉多参加海豹潜水科目训练。

人质营救——这是很多高优先级并且难度巨大的任务之一,同时也正是DEVGRU存在的原因之一——往往是一场赌博。任何营救行动都有巨大的失败风险,即使是军警业内的顶尖单位执行的营救任务,也是成功与失败并存。同时,与恐怖分子谈判会鼓励其发动更多的人质劫持事件并且在处理危机时毫无用处。人质营救和其他任务类型不同,几乎可以肯定的是,这种任务的执行总是非常高调的。不被官方承认的单位被派遣处置那些寻求高曝光度的恐怖分子,去拯救那些一旦任务成功就会不停参与宣传活动的人质。正因为如此,无论对那个单位是否公平,人质营救行动总是让我们有极少的机会得以一窥那些长期在阴影中执行隐秘任务的单位。造成的结果就是机密单位那些成功的任务被隐藏起来,而失败的营救类任务总是被捅到公众面前。

有时候,HRT和军方之间的界限会变得模糊。比如1993年在德克萨斯州韦科,那场搞砸了的针对大卫教农场的攻击行动中,就有三名三角洲队员作为顾问予以协助。由于韦科惨案,加上前一年在爱达荷州红宝石山脊一处白人分离主义分子的庭院内行动的惨败,迫使FBI趋于保守。

2010年10月从塔利班手下营救英国援助工作者Linda
Norgrove的失败就是一个例子,给DEVGRU的荣耀上留下了严重的污点。她被关押在Kunar省北面高8000英尺的山上,被拦截的通讯表明Norgrove处在极度危险之中——要么她会被处决,要么会被运送到巴基斯坦边境的基地组织。一场黎明前的突袭行动被准许发动,24名海豹6队队员,在游骑兵的支援下,从MH-60黑鹰直升机上快速绳降下来,冲向院落。一些英国SAS队员事后质疑直升机突袭方案的合理性,但是即将发生的危险以及险恶的地形最终决定不可能有其他的选择可能。在AC-130U炮艇机和黑鹰上来自RECCE单位的狙击手的掩护下,DEVGRU突击队迅速干掉了6名叛乱分子。然而,突击队员们没看到的是,另一个塔利班分子试图将Norgrove拖出关押据点,人质逃了出来,误打误撞进入了交火地带。一名队员从附近的屋顶向敌方残余武装分子投掷了手雷,干掉了敌人,但同时也重伤了藏在暗处的Norgrove。虽然在海豹6队找到她时她还活着,但Norgrove最终医治无效死亡。

『译注:有兴趣的可以去搜一下“韦科惨案”和“红宝石山脊事件”,这两起案件不仅对FBI,对美国执法机构,美国社会的影响都很深远。而且,比较搞笑的是,这两起案件也是ATF执法历史上装逼不成反被艹的典型案例,最后还是FBI来当垫背。』

一开始,Norgrove被认为死于塔利班的自杀炸弹背心爆炸——但几天之后,通过对无人机和头盔摄像机录像仔细的重新审查,真相受到了怀疑。当队伍收到审查时,队里那名扔手雷的海豹站了出来并且承认了他的过失。他被从这只单位里开除,而其他很多人也因为没能及时说出真相而受到处分。有一种说法是还有另外两名队员也被开除。这场搞砸了的营救行动被媒体密切跟踪——有其是英国方面质疑,为何SAS和三角洲没有被派遣去执行。

“HRT队员不是突击队员,” 时任FBI局长Louis J.
Freech在1995年告诉立法者们。“他们作为FBI的特工,职责一直都是救人性命。”

更早的时候,在2005年,一名叫David
Addison的威尔士安全顾问,在阿富汗遭到了塔利班袭击并被绑架为人质。通过一些未经证实并且稀少的细节,传言表明,Addison在DEVGRU营救行动即将开始之前或者行动过程中就已经死亡。

『译注:这段不知道背景,读到这肯定会感到很突兀。在“红宝石山脊事件”发生过后的第三年,也就是这段文字中描述的1995年,美国国会参议院恐怖主义,技术和政府信息联合委员会成立的专案小组举行了十四天的听证会,时任FBI局长Louis
Freech参与了质询,这几句是对质询问话的国会议员说的。』

2011年2月,退休的好莱坞导演Scott Adam和他的妻子Jean,以及Phyllis
Macay和Bob Riggle在Oman海岸附近,被索马里海盗挟持为人质关押在Adam
58英尺长的游艇中在被美国海军战舰团团包围并且有无人机在上空监视的情况下,从劫持事件开始与海盗的谈判持续了五天时间,最终却在没有事先预警的情况下突然结束。海盗向USS
Sterett发射了RPG并开枪撂倒了人质。金色中队的一支攻击队飞速登船以应对人质事件的突然恶化。在此之后,他们成功抓获了13名海盗并干掉了两个——一个被击毙,另一个被用匕首割喉(译注:读过Brandon
Webb的《红圈》应该都知道,手刃海盗的DEVGRU队员即为Heath
Robinson,可惜不幸于2011年8月6日的直升机坠毁事件中阵亡)——但是人质已经全部身亡。

911后,FBI则采取了更具有进攻性的立场。

然而,在2009年,海豹6队获得了第一次“高调的胜利”。在全世界的关注下,一个戏剧化的人质营救行动被以惊人的精确度所执行。而且行动是来自DEVGRU隐藏最深的单位:黑色中队。

2003年初,两名FBI高级反恐官员来到阿富汗的巴格拉姆空军基地,与联合特种作战司令部副司令会谈。这位指挥官希望FBI能派遣有抓捕逃犯经验和受过HRT训练的特工,这样的特工更能轻易地融入到JSOC部队里。

从海神之矛行动说起——公开资料中的海豹六队发展史part1

“JSOC认为自己的网络和FBI追踪有组织犯罪的方式相似。”FBI局长助理James
Yacone讲道。他于1997年加入HRT,后来成为其指挥官。

从海神之矛行动说起——公开资料中的海豹六队发展史part2

一开始在阿富汗的行动进度是缓慢的。一名FBI官员表示,开始几个月只有屈指可数的HRT队员被部署到了阿富汗,这些队员主要任务是配合海豹突击队追捕基地组织高级目标。

从海神之矛行动说起——公开资料中的海豹六队发展史part3

“很多时候都是这样无所事事。”这位官员感叹道。

一位前任FBI官员表示,由于美军在2003年入侵伊拉克,他们的任务开始频繁起来。起初,HRT的任务主要是在其他FBI特工需要离开绿区时来保护他们。

从海神之矛行动说起——公开资料中的海豹六队发展史part4

后来,时任JSOC指挥官陆军中将Stanley A.
McChrystal,开始渐渐推动FBI来协助军方收集证据和在突袭行动现场进行审问。

从海神之矛行动说起——公开资料中的海豹六队发展史part5

『译注:这里说JSOC指挥官,就是大名鼎鼎的麦克里斯特尔,算是一代名将了,俺最欣赏的名将之一。可惜刚升官从JSOC老大变成ISAF老大,就因为喝高了之后喷了奥巴马以及其他高官,被奥巴马扣了个败军之将的屎盆子撸了下来,两年后黯然退役。最近他出了本书《重任在肩》讲述他掌舵JSOC时的特种生涯,有兴趣的可以买本来看。』

“由于我们任务的拓展,使得行动变得更频繁且更复杂。我们当时觉得FBI在敏感地点勘查和审讯方面的专业技能对我们会很有帮助,他们的确也不负众望。”一位前美军军官对此表示。

『译注:SSE,(sensitive site
exploitation)敏感地点勘查。这是美国在发动反恐战争后创造的一个词,起源于在伊拉克战场上对从未找到的WMD行动的一种说法,后来广泛实践于全球各地的反恐战争。这项工作类似于执法部门的CSI,不过是由海外战场上的士兵执行的。与CSI是向执法机关提供客观现场证据不同,SSE是军方迫于现在开放的舆论环境,为了搜集有利于己方的,所谓合理打击的证据而刻意为之,同时可以搜集敌对势力的相关情报以便决策。《no
easy day》里有过介绍,把《zero dark
thirty》电影里那帮红队大胡子在击毙拉登后,忙地一塌糊涂的场景脑补一下就了然了。』

进入到2005年,所有在伊拉克的HRT队员开始在JSOC的指挥下工作。最高峰时有12名特工在这个国家参与行动,将近全队人数的十分之一。

FBI的职责让一个棘手的问题凸显出来,即其一贯的交战规则和动用致命武力的政策是否应该为身处战区的特工做出调整。

“这事当时很让人歇斯底里。”Yacone表示,“一些必然产生的法律问题需要解释。”

最终,FBI认为没有改变的必要。“队员在那不是当破门手的,他们不需要深陷其中。”Yacone解释道。

但是随着FBI和JSOC之间关系的持续深化,HRT队员可以不需要得到上级批准就能参加突袭行动,从而导致特工们夜以继日地参与着抓捕目标的战斗。

一名前FBI官员说,在2008年,由于FBI探员频繁地牵涉到交火事件当中,FBI开始重视这些交战过程,并从军方那里搜寻记录予以确认。按照警察术语,特工每一次开火,都得是一次“合法开火”。

由于美军的撤离,HRT的队员也离开了伊拉克。接着在2010年6月的卢格尔省,一名配合军方参与交火事件的特工受伤之后,FBI便开始重新考虑涉及阿富汗的行动。

“JSOC调整了任务重心。”Joyce认为,“他们现在打击的目标是塔利班和当地叛乱分子,而这些人未必是在密谋袭击美国。”此外,目前在阿富汗活动的基地分子骤减到不足百人,不少都是流窜在巴基斯坦边境活动,这也是军方力所不及的地方。

尽管JSOC极力挽留,FBI还是于2010年撤离了阿富汗。

“我们所关注的是基地组织对美国本土的威胁。”Joyce认为,“阿富汗任务的性质已经改变了。”

随后FBI和JSOC的合作在世界其他地方展开。2011年,一名HRT队员跟随海豹突击队突袭了位于亚丁湾,一艘被索马里海盗劫持的游艇。一番短暂交火后,海豹队员控制了游艇。

『译注:这件事不是“菲利普船长”,那事发生在09年。而是“S/Y探索号”事件,有兴趣了解详细的可以去搜一下。』

两年后的2013年10月,为了追捕杀害数十人的内罗毕商场恐怖袭击嫌犯,一名HRT队员跟随海豹队员袭击了位于索马里海滩的一处营地。

『译注:DEVGRU本来是潜入索马里海岸城市布拉瓦逮捕绰号“Ikrima”的索马里青年党头目Abdulkadir
Mohamed
Abdulkadir,谁知道快要接近目标时,被一个从屋里出来抽烟的小罗罗发现了,于是发生了交火,DEVGRU一看情况不妙,人也不抓就撤了。后来就发生了新闻上说的,那帮幸存的索马里青年党土鳖,事后还把DEVGRU队员遗落的装备拍照上传社交网站那事。』

同一周,美军突击队员潜入到利比亚的黎波里,逮捕了做完清晨祷告驾车回家的基地组织恐怖嫌疑人Nazih
Abdul-Hamed
al-Ruqai,接着他被迅速押送到了地中海上的一艘军舰上,最后抵达纽约市的联邦法院接受美国政府的起诉。

『译注:国内媒体去年在介绍这个事件时,把这名基地分子的名字翻译为阿布·阿纳斯·利比,来源于他那带有圣战色彩的化名Abu
Anas al-Libi』

很快就有消息透露这事是三角洲部队干的。不过当时行动的六名三角洲队员还另有协助,两名FBI特工作为行动小组的成员也出现在了那天清晨的的黎波里街头。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