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调查结果发布于2018年5月

图片 1

出处:美国国防部于2018年5月10日公布的调查报告

二零一七年U.S.A.特殊部队尼日尔遇袭事件侦察结果,美军命丧尼日尔摄像发布。继上周公布四名美军在尼日尔遭“伊斯兰国”突袭阵亡的调查报告后,美国防部再度公布了一段时长23分钟的视频,用模拟画面和无人机拍摄的视频还原了突袭事件和士兵阵亡的过程。

译者:MSG_二零一七年U.S.A.特殊部队尼日尔遇袭事件侦察结果,美军命丧尼日尔摄像发布。Zheng,本文未经许可禁止转载

此前美军公布的报告并未解释其中一名士兵为何与大部队失散、尸体直到两天后才被发现。此次公布的视频则显示,这名士兵最终藏身在一棵荆棘树下,独自与ISIS作战。在突袭发生时,尼日尔政府军的一辆巡逻车逃离了现场;而以为会全体阵亡的美军士兵在一处沼泽旁写下了临终遗言。

另外感谢矛叔提供的报告原文和其它图片视频参考资料

去年10月4日,包括11名美军在内的46名士兵和翻译在尼日尔与马里交界的村庄执行任务时遭遇ISIS突袭,造成四名美军、五名尼日尔士兵丧生。此事引发了民主党议员和士兵家属对美军行动的质疑。

图片 2

图片 3

二零一七年U.S.A.特殊部队尼日尔遇袭事件侦察结果,美军命丧尼日尔摄像发布。和很多黑非洲国家一样,尼日尔是典型的军事受援国。图为在2014年时加拿大特种作战团CSOR在培训尼日尔特种部队。

阵亡的美军士兵布莱克、约翰逊、大卫·约翰逊、怀特。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1.关于2017年10月4日的这起导致4名美军士兵与4名尼日尔士兵阵亡的悲剧性事件的调查结果与补充的建议性说明均基于与本次事件有关的美国特种作战人员,协助行动的尼日尔军队以及高层指挥人员在尼日尔东戈东戈发生的战斗中所做的决策组成的证据。这份由美国驻非洲部队指挥部(AFRICOM=U.
S. Africa
Command,位于德国斯图加特)撰写的调查报告解释了三级军士长(SFC=Sergeant
First Class)Jeremiah Johnson,上士Bryan Black,上士Dustin
Wright以及中士LaDavid
Johnson是如何在最后关头为我们的国家做出卓越贡献,并在交战中英勇牺牲的。这份报告同时也证明了尼日尔和法国军方是如何毫不犹豫地投入支援遇袭友军的战斗中,以及可能救助了几名在交火中负伤的尼日尔与美国士兵。调查组检查了档案文件,图像,音频,视频和证明记录来尽力使调查结果还原事件真相。调查组同时也调查了143名目击者,这其中包括了带领部队重新返回战场的幸存者,来解释2017年10月4日的事件的全部经过。

二零一七年U.S.A.特殊部队尼日尔遇袭事件侦察结果,美军命丧尼日尔摄像发布。上周美军公布的调查报告指出,“个人、组织、机构性的失误”造成美军和尼日尔士兵丧生。调查显示,该小队原本是出动追捕大撒哈拉地区ISIS头目谢富,但队长及其直属上司提交的报告却称该小队只是进行巡逻。

图片 4

五角大楼于5月17日公布的视频指出,行动小队中共有八名美国特种部队士兵、两名特种作战支援兵和一名情报机构雇佣兵,其余为尼日尔政府军及翻译。小队驾驶了八辆车,美军占用了三辆,其中两辆安装了M240通用机枪。

2.该调查报告阐明了导致这起悲剧性事件的个人的,组织性的和制度上的失败以及缺陷。尽管本报告着重调查了战术和行动上的决策细节所带来的多重影响,但这并不意味着单独某一个因素的失误或缺陷是这起事件的主要原因。虽然这份报告在一定程度上的关注点是这些士兵们在激烈的战斗中所做的战术决策,但在这起事件中这些美军和尼日尔士兵在面临绝对压倒性优势的敌军时不顾一切的英勇奋战的壮举是不容忽视的。

此前的报告指出,小队的装备不足以执行追捕谢富的任务;而由于小队提交的行动申请报告与实际情况不符,此次行动事实上并未得到相应等级指挥官的批准。

图片 5

在追捕谢富无果返回基地的路上,小队在尼日尔与马里交界的村庄暂停行进,进行补水并与部落首领会谈。刚驶出村庄约100米,车队遭到了后方ISIS的突袭。

3.基于更多的对相关信息的反复调查和分析,调查负责人列举出了以下发现:

视频通过模拟画面显示,最开始车队只遭遇了零星攻击,但随着车队进入灌木密集地区,攻击越来越猛烈。猛攻迫使车队停了下来,部分士兵用车上的M240进行还击,其他士兵则下车进行还击。

a.鉴于尼日尔政府的官方请求,美国特种部队与尼日尔军方在尼日尔进行了一系列的反恐和援助东道国安全部队的行动,以帮助相应部队建立组织起对抗博科圣地,伊斯兰马格里布基地组织(Al
Qaeda in the Islamic
Maghreb),以及位于伊拉克和叙利亚的伊斯兰国势力——“大撒哈拉”(ISIS-GS=the
Islamic State in Iraq and Syria–Greater Sahara)。

在还击过程中,一辆尼日尔巡逻车驶离了现场。

b.在2017年10月24日之前,也就是美国特种部队还在奥兰(Ouallam,一座位于尼日尔西南的小镇,位于尼日尔首都尼亚美以北约300公里)的时候,尼日尔主要专注于两项行动:训练并装备一个新的尼日尔反恐作战连队,并且在这个连队能够完全独立运作起来之前,与一个独立的尼日尔单位协同组织行动。

图片 6

二零一七年U.S.A.特殊部队尼日尔遇袭事件侦察结果,美军命丧尼日尔摄像发布。c.在该事件中遇袭的美国特种部队在2016年就已经事先部署到了尼日尔的马拉迪,且队员们均了解在这次驻派结束之后,他们将在一年内回到尼日尔。2017年8月,这支小队正专注于他们计划于2017年秋季返回尼日尔期间所要进行的的训练计划以及驻派期间的其它准备。然而在那一年所发生的人事变动使得这支队伍无法以完整的队伍进行关键的驻派前集体训练计划——当他们抵达奥兰的时候,只有一半的队伍成员一起进行了集体训练。

绿色圆圈标出车辆为驶离现场汽车,紫色圆点为美军士兵,绿色圆点为尼日尔士兵。图片来源:视频截图

图片 7

意识到发动攻击的ISIS人数众多后,小队决定向南撤退。视频描述指出,尼日尔军队车辆最先撤退,还有两辆车被抛弃在现场,仅留下美军的三辆车断后。

d.在驻扎奥兰的前三个星期里,这支小队主要专注于训练那支新的反恐连队。2017年10月3日之前,奥兰小队与其它的尼日尔部队进行了两次协同作战行动。

二零一七年U.S.A.特殊部队尼日尔遇袭事件侦察结果,美军命丧尼日尔摄像发布。陆军上士布莱克和上士约翰逊躲在最后一辆美军车旁,以汽车为掩护准备向南撤退。期间,布莱克被ISIS击中;布莱克倒地后,驾驶车辆的上士怀特跳下车,试图与约翰逊一同施救。

(在阅读文章的剩余部分之前,我希望读者能够先阅读本文最后的“补充说明”,来了解CONOPS的相关内容,否则后面的一些内容会很难懂)

二零一七年U.S.A.特殊部队尼日尔遇袭事件侦察结果,美军命丧尼日尔摄像发布。在遭遇猛烈攻击后,约翰逊和怀特被迫留下布莱克的遗体,逃进南面的灌木丛中。在逃跑时,约翰逊被ISIS击中倒地,跑在前面的怀特即刻折返试图施以援手。最终怀特与约翰逊均因重伤而亡。

e.2017年10月3日,尼日尔军队正试图针对一名ISIS-GS的关键成员展开行动,奥兰小队与尼日尔军队离开营地出发前往Tiloa周边执行反恐任务。在离开营地出发前往执行任务之前,奥兰小队没有与友军部队一起进行任务前的针对性演练和相关的战斗训练。在到达Tiloa之后,这支联合部队没能锁定目标的具体位置,于是奥兰小队和友军一起继续前往Tiloa附近的一座军事营地,小队指挥者与友军指挥者进行了一次会面(KLE=Key
Leader
Engagement)。尽管美国特种部队有权限主导和尼日尔友军反恐行动,但是这次行动最初的行动方针(CONOPS=Concept
of
Operations)并未得到指定指挥层的批准。恰恰相反,特种部队指挥官以及一位在前沿指挥部(AOB=AdvancedOperations
Base)中的更高一级的连级指挥官,并没有明确定义这次行动的行动方针,这位连级指挥官也在错误地认为自己有相应权限的基础上批准了行动方针。当奥兰小队的任务实际上已经偏离了既定任务的时候,没有任何一位指挥级别高于AOB的指挥官知道这项任务原本应该是“锁定并尽量抓获这位ISIS-GS的关键成员”。当时在AOB担任最高级指挥官的一位上尉是当时知晓本次任务真正的既定目标的最高级别指挥官。他们本来想将行动方针交由位于乍得首都恩贾梅纳的特种作战司令部和作战部队(SOCCE=Special
Operations Command and Control
Element)指挥官,一位营级指挥官来进行批准。

图片 8

图片 9

灰色圆点为阵亡的三名美军士兵。图片来源:视频截图

尼日尔军跟大多数非洲军队一样,装备随意

与此同时,向南面撤退的两辆美军车辆和两辆尼日尔车辆在距离遇袭地点约700米的地区停下,试图建立防线、与其他队员取得联系。因通讯无果,四名美军士兵徒步返回遇袭地点、寻找失联队友,留在原地的队员则遭遇了新一轮攻击。

f.虽然SOCCE指挥官并不清楚奥兰小队的初始任务的意图,但AOB还是向SOCCE指挥官报告了即时更新的情报。之后,SOCCE指挥官组织了一次包含从阿尔利特出发的第二支美军特种作战小队和配合他们的尼日尔部队的联合部队袭击行动,其中尼日尔部队充当主力,奥兰小队和配合奥兰小队的尼日尔部队作为辅助力量。天气原因导致第二支特种作战小队终止了空中打击支援,SOCCE指挥官随后继续要求奥兰小队执行这项任务,之后在这项任务中并没有成功捕获目标。有些媒体报导声称奥兰小队在追击恐怖分子的过程中曾跨越边境线而进入马里共和国境内——这些报导并不属实。对于这项任务的批准,SOCCE指挥官拥有充分的权限,同时在这个过程中他一直和更高层的指挥部门保持着联系。在完成袭击行动之后,奥兰小队开始准备返回基地。

在猛攻下,小队再次被迫撤退。陆军中士大卫·约翰逊与两名尼日尔士兵准备驾驶最后一辆车断后,此时,两辆尼日尔车辆已向西南方向撤退。在以为大卫准备好后,另一辆美军车向西北方向撤退。

图片 10

由于炮火密集,大卫与两名尼日尔士兵无法登上最后一辆汽车,不得不徒步逃进西南方向的灌木丛中。在跑出约400米后,两名尼日尔士兵被ISIS打死,大卫则继续向前跑出450米,最终藏身于一棵荆棘树下。ISIS追兵赶上后包围了大卫,随后将其击毙。

准备出发去打博科圣地的尼日尔特种部队,可以很清楚看到车上最左的士兵手里拿着的是56冲

图片 11

g.在返回基地的过程中,与奥兰小队随行的尼日尔部队需要补充饮用水,所以车队停在了东戈东戈附近的一座村庄里进行补给。在这个过程中,奥兰小队的指挥官临时与村长进行了一次会面。在会面结束之后,他们离开了村庄。随后,就在2017年10
月4日上午11时40分,联合部队在东戈东戈以南立即遭遇大批敌人的伏击,美军和尼日尔士兵立即下车并开火还击。奥兰小队指挥官,尼日尔部队指挥官和一些尼日尔士兵尝试迂回包抄敌人从而进行反击,在这个过程中确认击杀了大约4名敌人。但不久之后,敌人开始聚集起来并试图包围奥兰小队。奥兰小队指挥官此时已经意识到他们遭遇了数量上占绝对压倒性优势并且训练有素的敌人,他回到车辆内并命令所有成员立即脱离战斗并向南撤退。小队成员对SSG
J.
Johnson喊话,而后者也通过竖起大拇指来确认他收到了撤离命令。此时敌军火力越来越密集,小队成员通过投掷烟雾弹掩护车队撤退,而两辆尼日尔车辆和一辆美军车辆并没有立即撤离伏击地点。小队成员最后一次看见他们的时候能确认他们正在依托车辆掩护持续攻击敌军,并准备和大部队一起撤离。

紫色圆点为大卫·约翰逊,绿色圆点为尼日尔士兵。图片来源:视频截图

h.当领头的两辆车辆驶离伏击地点之后他们就看不到第三辆车了。SSG
Wright钻进第三辆车里并开始缓慢地向南行驶,同时SSG J. Johnson和SSG
Black紧随其后并借助车辆掩护对敌人进行火力压制。在运动过程中,敌军轻武器火力击中了SSG
Black并立即置其于死地。SSG Wright停下了车子并开始步行,他和SSG J.
Johnson不顾愈发密集的敌军火力,仍然留守在SSG
Black身边评估他的伤势(这也印证了我在附注2中所说的,SSG
Black当时没有立即阵亡)。由于敌人越聚越多,SSG Wright和SSG J.
Johnson被迫离开并徒步撤离。在距离车辆85米远的地方,敌军轻武器火力击中SSG
J. Johnson并将其打成重伤。随后SSG Wright停止了撤退并回到SSG J.
Johnson的身边继续向敌人开火还击,直到两人最后都中弹身亡——以上阵亡的三人均没有被敌人生擒。当敌方人员越过伏击地点继续前进时,他们又往三人的尸体上补了几枪。

图片 12

i.早先已经离开的两辆美军车辆和三辆协同的尼日尔车辆在向南行驶了大约700米后在被调查组称做“2号地点”的地方集中。在意识到第三辆美军车辆没一起跑出来,同时反复呼叫得不到回应的情况下,4名美军士兵徒步返回伏击地点尝试寻找他们。余下的4名奥兰小队成员和协同的大约25名尼日尔士兵一起留守在2号地点并继续向逼近的敌人还击。敌人用车载武器和步兵持续进攻,并尝试从东面和南面包围剩下的联合部队,剩下的位于2号地点的联合部队被迫转移以躲避攻击。在离开2号地点之前,队伍中的所有成员均清楚了解现阶段命令是脱离战斗,同时美军和尼日尔士兵也能确认他们当时看着SGT
L.
Johnson跑进他的车辆中。其中一辆车载着三名奥兰小队成员和另外四名尼日尔士兵顶着敌军的密集火力加速驶离2号地点。在这辆车躲避追击的过程中,两名美军士兵和三名尼日尔士兵负伤,一名尼日尔士兵死亡。在该车辆中的士兵们在这个过程中均未意识到此时整个队伍的阵型已经被打散了。

大卫藏身的荆棘树。图片来源:视频截图

j.在脱离战斗的命令被下达之后,SGT L.
Johnson正处于车辆后方并处于卧姿。作为那辆车的驾驶员,他确认收到了命令,并于剩下的两名尼日尔士兵试图上车并跟随友军撤离。但由于敌军火力过于猛烈,他们没能登上车辆并被迫回到原点继续还击。在这种情况下敌人开始快速逼近,他们被迫徒步撤离。在他们向西面运动时,第一名尼日尔士兵在距离2号地点约460米处被射杀,第二名尼日尔士兵在更西面约110米处被射杀。SGT
L.
Johnson继续撤离,在继续向西运动450米之后找到了一棵带刺乔木作为掩体,并在那里继续向前来追击的敌人还击。敌人用车载的重机枪压制住了SGT
L.Johnson,从侧翼包抄了他最后将其射杀。SGT L.
Johnson至死没有被敌人生擒,也不存在什么双手被绑并被处决的事情,他是在攻击敌人的作战中阵亡的。

向西北方向撤退的美军车辆在驶入灌木丛中后陷入泥潭,此前试图寻找布莱克三人的四名美军在发现车辆后,成功与大部队汇合。此时,小队才发出第一个求救信号,当时距离小队遇袭已经过了近一个小时。为避免无线电通讯系统落入ISIS之手,小队在发出信号后便摧毁了通讯系统。

k.在持续追击的敌军车载武器和步兵的重火力攻击下,第一辆车不断高速往北行驶,直到陷进位于初始伏击地点西南方的一处沼泽中。随着敌军火力越来越密集同时威胁越来越大,所有人离开了车辆。此时驾驶员通过无线电呼叫表明他们此时面临被完全歼灭的危险——这次呼叫距离奥兰小队在最早一开始接敌时用无线电汇报“部队遇敌”并请求支援已经过去了53分钟。剩下的美军和尼日尔士兵离开车辆,并继续向西运动。

此后,七名美军士兵和四名尼日尔士兵徒步向灌木丛深处逃亡。逃至一处沼泽旁时,小队决定将沼泽作为最后的阵地。由于担心小队会遭全歼,士兵们纷纷在自己随身携带的设备上写下了遗书。

l.早些时候脱离大部队回到初始伏击地点的四名美军士兵在那里干掉了几个敌人,但是没能找到最早阵亡的三人以及他们的车辆。随后四人顶着密集火力,重新与陷在沼泽里的已经下车了的友军会合。此时他们才发现SGT
L.
Johnson失踪了,但敌人的持续攻击迫使他们继续撤退。余下的小队成员为负伤的队员进行了紧急救治,并继续朝初始伏击地点以西的一处树林中撤退。他们在这里设置了最后的防御阵地,打算在这里进行破釜沉舟的最后一战。

图片 13

m.在一开始收到“部队遇敌”之后,AOB马上通报了尼日尔军方,与此同时SOCCE通过联络官通报了法国军方,两支友军均立即做出了响应。尼日尔军方的地面部队在被告知的8分钟后离开驻地,但由于路程过长的同时缺少道路,地形恶劣,他们在4小时25分钟之后才到达了东戈东戈。法军的幻影战斗机在接到通报后的大约47分钟后首次出现在了战场上。一架尼日尔直升机(只有孤零零的一架,原文特意用了个single)则在法军战斗机抵达之前到达战场并为法军战斗机确保空域安全。虽然法军战斗机携带了武器,但是由于无法确认地面美军小队的位置以及无法与他们建立通讯,他们无法进行攻击。法军战斗机分别进行了四次“无射击俯冲”取而代之,并成功迫使敌军后撤并寻找掩护——此举后来被证明救下了那些剩下的美国特种作战小队成员。大约当日17:15分的时候法军的BARKHANE部队(查不到是啥,可能只是那个时候的临时部队代号,有了解的还烦请指教)乘坐两架直升机抵达现场并撤离了剩下幸存的士兵。

幸存士兵的最后阵地。图片来源:视频截图

n.尼日尔的快速反应部队在清扫战场的时候发现了SSG Wright,SSG Black,SSG
J.
Johnson和一名尼日尔士兵的遗体。在2017年10月4日大约19:00时,尼日尔军方将上述三名美军士兵的遗移交给美国当局。另外有更多的美军和尼日尔士兵继续在东戈东戈进行搜索,直到10月5日早晨大约05:40的时候,在他们即将返回基地重整并继续这项搜索回收任务之前才发现了SGT
L. Johnson的遗体。

21分钟后,两架美国无人机到达沼泽上空,与小队建立了联系。七分钟后,两架法国幻影战斗机到达现场。由于无法分清敌友,法国战机没有提供火力支援,仅进行低空飞行、试图震慑ISIS。在遭战机威慑后,ISIS停止了攻击,部分士兵开始撤离。

o.2017年10月5日凌晨03:20,驻非美军司令部指挥官动用了隶属的战区指挥官紧急响应连队(CRF=Theater
Crisis Response
Force,也有人译作“战区指挥官应处突连”),并命令动员该地区所有可调用的人力物力资源进行人员回收任务。美军和尼日尔友军在夜幕中动用多种侦测平台并于拂晓时派遣地面部队来寻找SGT
L. Johnson的遗体。

三个小时后,法国直升机到达尼日尔、对小队的藏身处进行了40分钟的搜寻。有报道指出,实施救援的直升机为法国军方的承包商。

p.2017年10月6日,尼日尔部队于距离2号地点约960米,距离初始伏击地点约1.6公里处回收了SGT.
L.
Johnson的遗体。东戈东戈村庄的长老首先告知了尼日尔军队,并带领他们前往SGT
L.
Johnson的遗体处。当他的遗体被发现的时候,他的双手并未被绑,同时仰躺在地上,双臂靠在他身边。2017年10月6日下午15:22,尼日尔将SGT
L. Johnson的遗体移交给美国当局。

与此同时,接到支援请求的尼日尔军队也到达现场,但尼日尔士兵将小队误认作ISIS士兵,持自动武器对小队发起攻击,攻击持续了48秒,所幸无人在攻击中受伤。

q.本调查确认了阵亡的4名美军士兵均于作战时在攻击敌人的交火中被轻武器射杀而牺牲,没有任何一位美军士兵在任何时候被敌军生擒。

图片 14

r.在进行人员回收任务时,有许多曾侦测到属于奥兰小队的电子设备信号——这些报导是不真实的。在部队于东戈东戈附近交火期间,美国军方没有侦测到来自任何电子设备或是属于奥兰小队的人员回收信号发射设备的讯息。

尼日尔援军到达现场。图片来源:视频截图图片 15

s.在行动中阵亡的四位美军士兵所受的伤均为迅速致死的致命伤,在人员回收部队有能力赶到初始接敌地点时四人均已阵亡;四人均在法国和尼日尔军方的快速反应部队抵达东戈东戈之前阵亡;两名负伤的美军士兵的伤势均得到了同队友军的及时处置。

法国直升机将幸存者和士兵遗体带出。图片来源:视频截图

t.由于SGT L.
Johnson在接敌后的战斗中步行撤离到了远离快速反应部队的搜索区域,导致他的遗体在延误了48小时后才被发现。此外,搜寻SGT
L. Johnson的行动还被一份错误报告误导了一段时间——该份报告指出SGT L.
Johnson当时被监禁在东戈东戈以北,靠近马里边境的一座村庄里。美国军队在全力确认他的实际位置时也额外增派了人手专注于进行回收任务。

搜索部队找到了布莱克三人的尸体,但并未发现大卫。两天后,接到居民报告的尼日尔军队发现了大卫的尸体。当时大卫身上的武器和装备已被抢走,但双手并未被捆绑,美军称其未遭ISIS俘虏。

u.虽然已经能确认敌军随后在庆祝东戈东戈的“解放”,但是仍然没有证据表明东戈东戈的村民主观愿意协助或支持敌军。除此之外,也没有足够的证据证明村民是否支持敌军甚至参与了战斗。

对于此次遇袭事件,美国国防部长马蒂斯已经要求陆军和特种作战司令部进行审查,对相关人士进行嘉奖或者处罚。

v.这项涉及到驻非美军特种作战司令部(SOCAFRICA=Special Operations Command
Africa),西非/北非前沿特种作战司令部(SOCFWD-NWA=Special Operations
Command Forward North and West
Africa,位于德国鲍姆霍尔德),SOCCE以及AOB的互相矛盾且模糊不清的行动方针的批准流程导致了考量这项行动方针的合理的批准权限(针对不同种类的行动方针有需要不同的批准权限)的混乱。对这项“模板化”的行动方针的盲目自信,对行动过程的细节和有效把控及有效保障的缺失,行动方针当中对SOCAFRICA所进行的告知不够充分,所有的这些因素均导致了每一个指挥层级的事态感知和指挥监视的缺失。这项行动方针的产生,审核,批准以及告知流程都只浮于形式,而并未反映出它本应该具有的细节,缜密计划和监视措施。

除了行动中的失误和装备不足之外,上周公布的调查报告指出,美军在尼日尔的训练体系也存在漏洞。由于美军士兵轮换频繁,在尼日尔的美军没有足够时间与当地士兵一同训练、培养默契,“只有一半的小队进行过集体训练”。

w.法军和尼日尔军方的迅速反应挽救了美军士兵的生命,法军战斗机的出现使得幸存下来的士兵免于被围歼的命运,同时迫使敌军停止追击并四处逃散。尼日尔地面部队在确保该区域安全和支援人员回收任务时也扮演了重要的角色。

除此之外,双方还存在语言和沟通障碍,双方士兵没有就基本的战场配合进行演习,包括在遭遇攻击时该如何反应。

x.所有置身于2017年10月4日的这场战斗中的美军士兵均表现出了勇敢无畏的壮举,他们的英勇作战应当得到应有的认可。

目前美军在尼日尔有800名士兵,尼日尔也是美军在西非派驻士兵人数最多的国家。从2009年到2013年,美国在“跨撒哈拉反恐伙伴关系”中投入了2.88亿美元;其中对尼日尔的投入超过3000万美元,马里则以4006万美元排名第一。

图片 16

尼日尔军跟大多数非洲军队一样,装备随意

4.基于以上第3点中列举的所有发现,AFRICOM的指挥官提议进行一次多方面调整。宽泛来说,这些建议包括建立清晰明确的军事行动计划与批准的引导机制,对行动中针对具体技术设备的需求的全盘审核,确保行动中所有的合理的应变措施在可控范围内,以及进行一些具体的以遵守规则为前提的举措以便协调他国友军部队的支援。

5.国防部长与参谋长联席会议主席均同意将以上的所有基于调查的发现以及AFRICOM指挥官的建议作为大纲,国防部长已经指示AFRICOM指挥官立即采取措施来实施这些建议。

同时,国防部长也指示各部门、部处以及指挥层通过这次行动的调查,发掘体系内的问题并将其揭露出来。

图片 17

相应地,尤其是陆军部长以及美国特种作战司令部指挥官被指示,应当回顾可能会影响特种部队士兵能否有效培训东道国部队的训练以及相关的政策;强化美军在反恐作战行动中“外国顾问”的角色(一言以蔽之,东道国安全部队仍然应当是反恐战争主力);回顾影响优先进行海外驻派的部队的人事政策,以便部队能在整个即将驻派的时期内能够共同训练;回顾并尽可能减少对作战准备不利的行政管理步骤。

国防部长指示下属部门的所有人员和准备部门在有必要的时候,回顾并且跟进国防部的所有可能会影响到作战单位能否能够准备好并在驻派时作为一支密切配合,时刻待命的战斗部队的指示和政策。

图片 18

国防部长已经交代各部门领导在120天的时间里来回顾相关事宜,在合适的范围内发掘其他问题,并给出实际的措施来找到具体的问题所在。

国防部长同时也向空军和海军个部门中的军方及民间领导者呈递了他的备忘录已经调查报告,以便他们也能够措施来保持部队预期的战术规范和作战能力,并确保这类悲剧不会重演。

如果与此次事件有关的人事措施,包括对英勇行为的认可以及合适的行政性或规范性的措施被批准的话,将会被作战指挥与行政体系人事部门置于日后需要讨论商议的范畴。

图片 19

美国的非洲军援还将继续

注释——

附注1:三级军士长Jeremiah
Johnson是在死后被追授了三级军士长军衔。为了避免混淆,整篇报告内他的军衔将被写作上士,也就是他在战斗时以及被当时所有目击者认可的军衔。

附注2:好吧,虽然AAR原文如此,但笔者在观看过战斗画面之后感觉SSG
Black应该没死得那么快。有医学大佬讲解过当时可能是因为子弹击中颈部,导致气道闭塞以及面部毛细血管因为体内压力原因破裂导致皮下出血;同时处在高压环境下,人的肾上腺素分泌过多导致应激反应强烈,面部充血尤其是在白人中更为显着。说了这么多,SSG
Black虽然在中弹之后没有立即死亡,但是也够生不如死了——如果有读者体会过窒息的感觉的话(当然AAR肯定不会体现这一点,毕竟具体死因不是AAR需要关注的因素)。

附注3:我要是没记错的话,在这件事情刚出来之后,以及几个月之后恐怖分子截取的战斗画面公开之后有一段时间国内外网络一直在谣传SGT
L.
Johnson是被敌人生擒并“打碎后脑勺”处决的(说实话我当时也信了,我的错,毕竟当时没能找到更具体的信息来源)。本AAR针对阵亡四人均强调了“在死亡之前未被生擒”目的之一在于澄清以上谣言。

附注4:原文为“SpecialForces”,这个词虽然在很多时候特指“陆军特种部队”,但是鉴于本文涉及的通报部门及单位较多较广泛,在此笔者认为它指代的是美国所有的特种作战单位。

图片 20

USASOC,“SINE PARI”是拉丁语,意为独一无二

陆特的CONOPS由小队制定,实际上可以理解为“任务准备”,正在筹划准备中的任务必须在CONOPS中罗列出来,各个SFODA小队经常在获得执行所被下达的任务的许可之前被要求提交一份CONOPS,这当中的内容必须清晰准确地阐述完成任务所需的必要流程。在分队各成员着手执行各自具体的任务之前,队长必须将最终版的CONOPS传达给各个成员。

必须说明的一点是,在常规步兵排的任务准备中,一般是接受任务,做规划,然后就执行,上级虽然也会进行评估,但是基本上被要求了就得去做。然而特战分队的任务规划权限要远大于常规步兵排,接受上级大的任务方向之后,做完规划需要向上级做简报,介绍CONOPS,最后上级才能着手决定是否批准任务。由于特种作战涉及的军兵种极多,如果上级没能清晰了解甚至是根本不了解包括CONOPS在内的整个任务规划,去执行就是作死。

在理解上述有关内容后再去回顾本次事件流程,笔者觉得这次确实是作大死。

图片 21

另附上涉及本次事件的相关单位的位置图片: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